必赢网址 必赢网址 仇恨的死结

仇恨的死结

        在民间传播的各种传奇故事中,“复仇”无疑是极具煽动性的刺激题材,手刃仇人的故事总是源远流长,而那种血海深仇无以得报的处境又常常让闻者扼腕叹息。有时候,这种仇恨可能绵延数年数代,你方复仇之日就是我方仇恨又起之日,于是复仇与反复仇不断上演,而涉及家族、种族、民族、国家之间的仇恨故事更是如此。但是,这种复仇的来来往往对于当事人到底意味着什么?留下流传千古的传奇故事之外他们又究竟从中得到了什么?美国迷你剧《血仇》无疑就是此类仇恨故事的精彩演绎,它以历史上真实的家族仇恨故事为基础,以黑色而又苍凉的节奏,向我们展示了一出家族间血海深仇的传奇与代价。

取材于真实历史事件,再现了美国南北战争后海菲茨和麦考伊斯两个家族间传奇般的恩怨争斗,从一次不经意的口角诱发的一桩血案埋下伏笔,其间关于经济纠纷和信仰冲突的暗潮涌动,再以一头猪的公案作为导火线,彻底爆发两个家族以牙还牙、以血还血的回合制对抗和残杀,血腥的复仇之轮在两个家族间来回碾压,致使这场家族间战争愈演愈烈,甚至酿成1888年的“葡萄湾战役”,两个家族厉兵秣马,进行了一场不亚于正规军的骑兵枪战,并且几乎引发了他们各自所在的西弗吉尼亚和肯塔基两个州的内战。在这场仇恨的初期,头脑最清楚的是两个家族的族长,他们很早就认识到仇恨的存在以及放任仇恨会造成的后果,所以一直克制自己,避免冲突发生。然而两个家族的其他成员却没有这种觉悟,常常口无遮拦,耀武扬威,不断生事。矛盾逐渐升级到两个族长都无法控制,同时自己的情绪也受到感染,于是加入进去并领导复仇。在实力上,海菲茨家族的昂斯要明显强于麦考伊斯家族的兰德尔,但两人的心理路程却恰好相反,开始是昂斯咄咄逼人,占尽上风,而兰德尔犹豫不决,祈求上帝。到了后来,兰德尔家破人亡后终于爆发,开始疯狂反击,而昂斯却认识到仇恨的虚无,主动寻求结束。最后,当海菲茨家族那个痴傻的科顿被作为替罪羊绞死时,这段仇恨终于平静下来。
从“一头猪”到“一个痴呆儿”,不具备理性因素的物象完成了触发和终结,而真正的人类却在整个过程中丧失了理智和良知。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它的莫名其妙中似乎隐喻着某种不可名状的禅意。在无限循环模式下的仇恨纠结中,没有人能够全身而退,而最终的代价往往是由无辜者来承担。饰演昂斯的凯文.科斯特纳接受采访时提到伊拉克、阿富汗、巴基斯坦,是的,当今世界,无谓的争端从未消失,泛滥的枪炮此起彼伏,战争和杀戮依然在继续,《血仇》这个看起来有点愚蠢的血泪传奇,恰恰映照着人类世界无法消弭的矛盾与仇恨。由此看来,《血仇》更象是一个悲悯而无奈的政治寓言。

        海菲茨家族与麦考伊斯家族,一个在弗吉尼亚州,一个在肯塔基州,两大家族的领头人昂斯与兰德尔还是南北战争曾经互相救过命的战友,但是,他们两家人偏偏结了仇。事件的起因似乎是兰德尔的兄弟因为加入北军而被立场在蓝军的麦考伊斯家族火爆大叔吉姆干掉,而在那个南北战争尾声,秩序逐步重建的年代,这种私刑与仇杀似乎也只能以暴力来对话。事实上,虽然故事以两个家族对立展开,但是其实他们的实力并不对等,在片中,显然海菲茨家族势力更大,他们开荒买地,更为富足,昂斯更有谋略,为人也更为清醒,手下人等也更为靠谱干练,而他又善于让每个人的长处得以发挥,比如火爆但是赤胆的吉姆叔叔。而反观麦考伊斯家族,兰德尔是个很有立场和原则的人,从开篇战场上他和昂斯的选择就看出了两人不同,也因而他做事缺乏灵活性,却又容易从一个极端滑向另一个极端。而他身边的助手就弱了不少,一个狡诈但是心怀鬼胎的律师兄弟,后面还引狼入室一个疯子赏金猎人,而几个孩子莽撞冲动,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加之自身家族硬实力有限,所以在家族血仇初期处于下风。

        应该说,在起初,兰德尔更引人同情,毕竟他不当逃兵坚持立场,兄弟被杀忍辱负重,本身实力较弱又容易引发观众对弱者战胜强者的同情性期待。然而,随着故事的展开,我们不得不说这出血仇的故事,毫无所谓复仇的快意恩仇,只有恶性循环下的一出出悲剧。作为局外人,看着两个家族你死我活的一次次交锋,慢慢也感觉到了疲乏,不是对这部迷你剧感到疲乏,而是为剧中人感到疲乏。他们已经陷入了一种仇恨与复仇的惯性,从一起谋杀开始,因为可以抚慰两边情绪的法律力量的缺失,仇恨便深深结下。而仇恨必然导致偏见和敏感,于是,一只小猪的争夺也能因为偏见放大它的结果,于是财产纠纷可以被放大到侮辱和别有用心的程度,而反过来仇更深,下一次偏见的放大作用也就更强,不知不觉间,一个仇恨的系统形成闭环,无尽的循环由此不停绵延。仇恨容易让人丧失理智,在仇恨的情绪下,强硬的人往往更容易赢得话语权,而也因为他赢得了话语权会让仇恨的火焰烧的更旺,这是仇恨系统另一个难以打开的死结。事实上,特别在海菲茨家族这边,一直有“鸽派”存在,比如昂斯也十分敬重的兄弟埃里森,他为人平和,在双方的冲突中也一直试图调解使之缓和,正是这样的角色往往在仇恨到思维产生死角和偏执的双方中引入另一种角度,另一种情绪。然而,不幸的是,在空气都弥漫着仇恨的环境中,他们势单力薄,而当埃里森在一场冲突中被兰德尔三位冲动的儿子杀害后,局势则陷入了更深的死结。是的,当一个善良的,友善的人都遭此下场,难免给人以“连这么好的他都这个下场!”,“好人没好报!”的宿命感,也潜意识的唤醒了更多人仇恨和暴力的因子,所以这也是吊柜的现象,仇恨双方中的“鸽派”往往是终结死结的希望,又阶段性的如果遭到挫折,反而会间接加剧仇恨和冲突,在国与国之间这种例子更是不胜枚举,试图调解双方的势力的倒下和挫折,往往接着引来更噩梦的结果,甚至因此,双方的“鹰派”会把“鸽派”当工具使,进攻的一方直接收拾“鸽派”激怒对方,让这份死结更紧。

        总的看来,兰德尔在整场恩怨中更具悲剧色彩,正如前文所述,他以一种不自量力的姿态与麦考伊斯家族死磕,又不断受挫,接连失去儿子、女儿、妻子,整个过程又不断将自身家族的不幸迁怒于死敌,进而为自己的家族制造更大的悲剧。有时候,所谓“深仇大恨”更是一种心理因素,因为这份恨,失去更多;因为这份恨,将自己的责任与草率推脱;因为这份恨,走上一条损人不利己的不归路。这场仇恨之下,双方家族又得到了什么呢?最终我们发现,没有胜利者,只有牺牲者,无数的美好在仇恨中破碎。包括爱情,家族间年轻人的爱情受到诅咒,甚至成为仇恨进一步扩大的发酵引子,这种美好被变异成灾难的过程就是最大的悲剧。而一个年轻的女孩儿,一位杀父之仇,在最应该享受爱情的年纪,却将自己的身体当做武器,以一种“婊子”的姿态牺牲青春去复仇。大量的年轻生命在这个过程中逝去,他们甚至还没来得及理解这个世界正带给他们的荒唐,比如,一个智障但是善良的孩子无意的杀害了一个年轻的女孩儿,就因为本与他们无关多年的所谓仇恨。兰德尔更是因为自身家族的弱势,不得已引入外部势力,却成全了一帮赏金猎人的杀手集团,他自己却已经无法掌控这场复仇战争,眼看着这群打着复仇旗号的人们“打砸抢”,让一切走向失控。

必赢网址,        “复仇”常常带着天然的“正义性”,“以血还血,以牙还牙”,这是原始而又质朴的理念。也正因为如此,它常常是被最多利用的工具,每当看到年轻人因为与他们本无直接关系的所谓“仇恨”而丧失思想、善良、理性、青春和生命的时候,更多人都为慢慢对这“仇恨”产生怀疑,哪怕曾经深陷其中的人们。于是,兰德尔渐渐在付出几乎整个家族的牺牲后,陷入痛苦和自我的反省;而昂斯也在一场大战中面对年轻生命的逝去痛心疾首,他明白不能让一个家族为“仇恨”陪葬,主动启动了和解的进程。而百年多以后,据说两个家族的后裔已经以体育比赛进行交流,这远比流血更健康和有价值。《血仇》虽然是两个家族的仇恨史,却因为对仇恨纠葛各个维度极好的表现,让其又具有普遍性的政治隐喻性,基本上把世界上任何一对解不开的血仇双方往里一套,都能找出其中对应角色。既然有“血海深仇”这样的词语,足见仇恨与复仇将是人类文明中永恒的价值观延续,你无法指望人们立刻对仇恨做出理性评估,及时终结无谓的牺牲,但是乐观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总有理由怀着希望看到有人,特别是当事人中有人试图终结绵延的怪圈,虽然这希望常常一次次渺茫的升起,又被迅疾的扑灭。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