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网址 必赢网址 一小点感想

一小点感想

EVA这部作品的诞生不是偶然,不知怎么的我这么认为。

公元2015年,使徒来袭。普通的子弹和导弹根本无法破坏由使徒生成的、用来保护自身的AT力场,而破坏力最大的N2地雷,也无法完全消灭使徒。就在此时,NERV宣布接管战斗。

很多年以后才开始真正有些理解EVA,然后对明日香无比心疼。
旧版绝望满溢,却没有放弃救赎的、仿佛自虐一样的世界末路感觉。那时候的庵野秀明给我一种宁愿毁掉也不妥协的感觉。
而他又是多么幸福……无论新版还是旧版,都有那么多组织那么多人为了具现他个人的这个梦而认真付出。
熏和真嗣给我的感觉和秋濑或和天野雪辉非常类似,可想而知是后者有借鉴前者。

碇真嗣被NERV作战指挥部部长葛城美里送到了NERV总部,碇真嗣的父亲碇源堂,是NERV的总司令。父子两人已三年未见面了,碇真嗣认为当初是父亲抛弃了他,一直对老碇怀恨在心。但让碇真嗣来NERV的正是碇源堂。

我理解司令的自私,司令为了自己的愿望而毁灭全部的心情。就因为理解,所以格外痛苦。哪怕毁灭全部,哪怕葬送无数人的未来,哪怕以鲜血和罪孽铺路……也要实现的一己之愿。
很多镜头都让我感觉悲伤得快要窒息了……
男主人公不断失去绫波丽又不断对新的绫波丽产生感情,这种感觉,在我心里和EF里面那个记忆被局限的女主角不断忘却男主又不断和男主再度相恋产生了重叠,本质一样么?绫波丽的灵魂有在复制品中延续么?好像是这样的,若非如此的话,也太可怜了。
不过人格有着些微的差别,灵魂却还是同样的。这种事情……灵魂会因记忆而延续么?

碇真嗣来到一个沉睡中的巨型机器人面前。碇源堂正透过高高的悬窗,冷漠地看着自己的儿子,一切都如他所计划的进行着。这就是两人时隔三年的首次见面。

赤木直子之所以在magi完成之后自杀,是因为已经有了更优秀的自己存在,【我】也就没有在这世上继续存在的必要了吧?这又让我想起了空之境界中苍崎橙子制作了和自己完全一致的人偶,在自身死亡的瞬间人偶会启动,这个人偶死亡的话又有下一个完美的复制品可以取代……永远这样,通过这样否定自我独特性的方式获得了【永生】。这两个情节都给我非常深刻的印象,她们好像连同自己的存在本身在内都赌上,企图证明什么……
真是非常大气的举动,仿佛让我意识到自身的狭隘与渺小般。【那样做的话,还是自己么?】——还在这样斤斤计较的自己真是……无可救药。

碇源堂下令启动EVA初号机,指定驾驶员为碇真嗣。碇真嗣觉得自己被戏弄了,他千里迢迢来见这个曾经抛弃了他的父亲,却被要求去驾驶这个庞然大物,难道父亲至始至终都只是将他当做工具么,在不需要的时候就可以弃之不顾,需要的时候就可以完全不顾他的感受任意妄为,之前他还在期待着和父亲见面,还觉得紧张、兴奋,真是可笑啊。

必赢网址,心中的愤怒与悲伤交织着,碇真嗣拒绝去驾驶初号机。碇源堂淡定地叫出了另一位驾驶员,绫波丽,是和碇真嗣同龄(14岁左右)的少女,绫波丽在上次EVA零号机的启动实验中受了伤,护士用移动式病床将她推到现场时,她全身缠满了绷带,站立起来都非常困难。绫波丽答应了司令的命令,但她坐在床边,双腿试探着,想站起来的时候,还是不小心摔倒了。碇真嗣跑过去扶起了绫波丽,他不忍让少女送命,决定去驾驶初号机。除此之外,他感觉已没有别的选择。

首次战斗,碇真嗣无法展开EVA的AT力场,被使徒完虐。他昏迷过去,再次醒来之时,看到的是陌生的天花板,他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觉得很迷茫。那也是初号机的首次暴走。

葛城美里已经28岁了,但看上去依旧年轻,漂亮,碇真嗣出院后,美里怕他孤独,让他和自己同居,他好像也没什么反驳的余地,于是稀里糊涂地就进了“贼窝”,在第三新东京市定居。

葛城美里是第二次冲击的唯一“生还者”,但也因此患了三年的失语症。美里的父亲是科学家,他陷入实验之后无法自拔,抛弃了美里和她的母亲。对于这样的父亲,美里是非常痛恨的,但也是她的父亲,在最后的时候将她放进了保护仓,留下了一条十字项链,让她成了第二次冲击唯一的幸存者。而之后美里来到NERV,指挥EVA对抗使徒,也有着一种报复心理,因为美里知道第二次冲击的一些真相。

至于2000年发生的第二次冲击,对外一直宣称的是大质量的陨石冲击南极,由此导致冰川消融,地轴扭曲,海平面大幅上涨,几天内,世界人口锐减二分之一。而对此了解再深入一点的人,知道当年在南极发现了第一使徒“光之巨人”亚当,第二次冲击就是由它造成的,这应该已经很接近真相了,只是少了很多细节。而最深入的真相,估计也只有参加了南极的调查,并在第二次冲击的前一天将实验的资料秘密带回日本的碇源堂知道了。

日本从此再也没有秋天了,一直处于骄阳肆意的夏天。一次,NERV的基地更新了新的通行证,NERV技术部部长赤木律子将绫波丽的通行证交给碇真嗣,让其转交给绫波丽,当时离碇真嗣第一次战斗已经过去20来天,绫波丽已经出院了。对于那个神秘、冷淡、可爱的绫波丽,碇真嗣应该是有些好感,有些好奇的。

当天,他找到了绫波丽的住所,在一个吵闹的工地里,有一栋近乎废弃的居民楼。工地燥热,空气都仿佛变得扭曲,碇真嗣伸手去按绫波丽家的门铃,却发现门铃坏了,他大声喊绫波丽的名字,但里面却没人回应,他试着转了转门的把手,门一推就开,根本没锁。碇真嗣说着打扰了,尽管公寓的地上满是灰尘,他还是脱了鞋。公寓里面却十分阴冷,在没有玻璃的窗户旁边,靠着一张床,而在与床相对的另一端,放着一张桌子,桌上有一缸水,还是满的,玻璃杯紧挨着,倒放在旁边,桌旁的垃圾桶里面有许多带血的绷带。简直不是人住的地方。

绫波丽对司令言听计从,那天碇真嗣看见她和父亲谈话,绫波丽居然笑了,他父亲也笑了,那时他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情感,或许是不安,或许是嫉妒,他自己也说不清。

训练一天天正常进行着,碇真嗣没有反抗,他像木偶一样地反复练习,那种不上不下的态度,让人生厌,他认为这一切是自己不得不做的。内心的煎熬,面对使徒的恐惧,让他选择了逃避。但他是人类唯一的希望。

其实碇真嗣伤心的是没人理解他的痛苦,他认为他们(那些大人)只是把自己当做工具而已,完全不懂得体谅他。但美里小姐已经不少次为他伤神了,只是他不知道,都只是他认为罢了。“我们都用着自己狭隘的世界观去看这个世界,所以看不见真实,只能看见世界的影子。”这是EVA最后一集里说的,大意如此。

所以在取得朋友的体谅认可之后,他痛哭流涕,他说,我胆小、懦弱、狡猾,其实根本配不上你们的称赞。碇真嗣讨厌别人,但最讨厌的,还是自己啊。碇真嗣最终还是选择了留下,他想守护这块土地,这里有他的朋友。一切都如老碇计划的那样进行着。

明日香是二号机的驾驶员,自幼丧父,母亲在某此实验中患了精神病,将洋娃娃当成女儿,而后母亲因许久未见到丈夫,认为她们母女被抛弃了,带着洋娃娃自杀。明日香在母亲患病后,就被他人收养,年幼的明日香不知道为什么母亲将洋娃娃当做女儿,却要抛弃她,她认为是自己还不够优秀。她迅速取得了学士学位,也成为了EVA的驾驶员,扛起了拯救人类的重任,明日香跑到了母亲的住所,但她的母亲却自杀了,母亲长长的影子印在墙上,头偏向一边,双脚悬空。

童年的记忆是明日香不愿回忆起的。二号机从德国运到了日本,明日香作为二号机的驾驶员也来到了日本。她还是保持着童年时期的惯性,异常好胜,并且希望得到认可,得到关爱。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不如在其他方面都很迟钝(她认为迟钝)的碇真嗣,她自信心大受打击,而绫波丽对此却毫不在意,她更愤怒了,明日香无法理解绫波丽对屈从任何事的心态,她只觉得其它的驾驶员都是怪人,一个迟钝的要命,一个高傲的要死,在碇真嗣那里她没有得到关爱,在绫波丽那里她又没有找到任何共同的话题,她感觉很孤独。

明日香觉得没有人真正爱她,她只有驾驶EVA一条出路,如果没有价值,她就会被抛弃了,就像小时候那样,被妈妈抛弃。因为这颗焦灼的心,她和EVA的同步率反而越来越低,最后她甚至无法控制EVA移动了,她绝望地一次又一次地拉动拉杆,她知道一切都结束了。明日香在浴池割腕,被救出来时,她瞪着眼,双目无神。

故事的前部分的美好建立的有多完美,后部分就毁的有多彻底。

加持良治是个年近30的帅哥,喜欢到处沾花惹草,但却十分得少女们的青睐,我们(各位看客)戏称他为“好男人加持君”。她是葛城美里的前男友,当时他们都在日本上大学,但NERV安排美里去了德国,离开后,美里就单方面地任性分手了。加持是和明日香一起到日本的,阔别多年,美里觉得自己余情未了,又认为自己愧对加持,当初自己对加持的爱恋,是因为她在加持身上找到了父亲的影子,等她发现这一点时,她觉得非常恐惧,于是就单方面分手了,而分手的真实原因,她在加持来到日本的不久之后,也坦白了。

葛城美里是位十分风光的女人,不论是外貌、身材还是地位。但她三十年来一直都在追逐父亲的影子,一直都觉得孤独无助,一直都在寻求解脱,所以她沉溺于酒精与性爱,以此来逃避现实。她看到懦弱的碇真嗣,就仿佛看到了自己一样,所以倍加疼爱。表面强势的她,其实要比碇真嗣更懦弱,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为何活着,她比碇真嗣更迷茫,而她童年所遭受的痛苦,也不是碇真嗣能比拟的。

在NERV总部的地下,最深处,中央教条,碇真嗣得知了绫波丽是人造人的真相,在连接了无数粗大导管的容器里,保存着许多绫波丽的复制体,碇真嗣惊叫着不敢相信。也是在中央教条里,碇真嗣不得已杀死了,唯一一个说喜欢他的人,渚薰,最后一个使徒。不消灭他的话,人类就会灭亡。事后他这样安慰濒临崩溃的自己。

明日香还昏迷着,碇真嗣想叫醒她,让她像往常一样叫他“笨蛋真嗣”,但明日香一直未醒。碇真嗣觉得每个人对他都是虚假的,美里、绫波丽、明日香也对他只是保持着虚假的温柔,其实都不愿接近他,不愿像渚薰一样说喜欢他,所有人都会离开,他最后还是会孤独一人。其实他们每个人都互相在期盼着,别人能喜欢自己啊。

渚薰说,其实AT立场就是心之壁。大概就是人为了保护自己建立的墙壁吧。SEELE一直在执行一个计划,名为人类补完计划的伟大计划,而执行此计划的总负责人就是碇源堂。人类补完之时,将打破心之壁,人与人之间将不再有任何隔阂了。在看完EVA之后,我有确实感受到了那层心之壁,那是确实存在的东西。

他们有着痛苦的童年,破损的家庭,缺乏父母的关怀,对这个世界的真实敏感的不像话,他们在这个世界孤独而艰难地生存着,成长着。最想打破这层心之壁的,应是他们。但我们何不是如此呢?我们都渴望着理解他人,渴望着被他人理解,渴望被爱,渴望陪伴,不喜欢孤独。我们何时不是在逃避孤独呢?我们逃进网络,逃进书籍,自己真正想做什么却完全不知道。为什么父母只想着我们的成绩呢?为什么父母不懂我们成年的烦恼,只知道给我施加压力呢?为什么没人理解我呢?为什么我那么讨厌那个真正的我呢,那个肯定没有任何人喜欢的我?这些,我们没法全都解释了。

拥有心之壁的我们,让自己安全的同时,也让自己孤独了。正是因为这种痛苦,SEELE选择了补完,让人类回归本初。

但碇真嗣,补完计划的关键,最期望被补完的人,却选择了回来,带着全人类。他想在这个世界好好地,学着生存。梦是现实的延续,现实是梦的终结。人总要学会面对真实,面对这层看不见的墙壁。虽然狭隘的世界观让我们看不见世界的真实,但我们总能看到自己想看到的世界,属于我们的世界。不得不说,EVA强暴了我的灵魂。

标签:,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